河南红星选矿设备 联系电话:0371-67772626
当前位置:首页 > 选矿知识 > 正文

铁矿石进口逐年递增 三大问题值得关注

  据统计,上半年我国进口铁矿石16135.5万吨,同比增加3010.33万吨,增长22.94%。中国钢铁工业协会7月28日发布的数字显示,按含铁量计算,对进口铁矿石依存度为53%。在今年6月20日结束的铁矿石谈判中,以宝钢集团为代表的中国钢厂被迫接受了国际三大矿业巨头铁矿石原料19%的提价协议,使得我国铁矿石生产企业和下游的钢铁生产企业暴露在风险之中。
  铁矿石是钢铁工业最重要的基础原材料,随着国民经济对钢铁产品需求的增长,我国铁矿石工业规模不断扩大,对铁矿石的需求也逐年递增。1-7月,仅宁波口岸铁矿石进口就达1603万吨,比去年同期增长0.7%,价值10.1亿美元。中国钢铁工业协会7月28日发布的数字显示,上半年我国生铁产量达19319.6万吨,按含铁量计算,对进口铁矿石依存度为53%。
  今年6月,宝钢集团代表我国钢厂与国际铁矿石主要生产商必和必拓(bhp)公司达成价格协议,精粉矿和块矿价格比上个年度上涨19%。这一涨幅与此前为全球大多数钢铁生产商接受的"首发价格涨幅"一致。
  澳大利亚、巴西是世界铁矿石生产大国,随着近年来国际铁矿开采业不断开展大规模的并购活动,少数跨国公司已经主导了全球铁矿石的出口贸易权,铁矿石就此成为高利润行业。目前,印度、南非、加拿大、秘鲁、委内瑞拉、墨西哥等国家也开始了铁矿石生产,已逐步成为世界铁矿石出口的后备基地。特别是印度,现已探明的铁矿石储量达170亿吨,年产量达1.2亿吨,已成为亚洲铁矿石储量和产量最多的国家之一。而且印度与我国之间运输距离相对较短,因此我国企业应根据国际市场的变化情况,不断扩大进口来源地,着眼未来,分散风险。
  我国是铁矿石进口大国,如果改变目前分散采购的局面,就完全有能力影响铁矿石的国际贸易价格。面对目前国际市场上铁矿石价格持续上涨的局面,国内行业协会、有关企业并没有组织起来,统一对外,也没有以联合采购方式进口铁矿石,极大削弱了与铁矿石供应商进行价格谈判的能力。
  目前,国内一些钢铁生产企业在境外投资开发铁矿石资源虽然已经迈出了可喜的步伐,取得了初步效果。但矿山生产投资所需投资规模大,投资回收周期长,风险也相对较大。
  此外,国内企业还应加强对国内矿山的勘探开发,提高国产铁矿石的竞争力,同时适当控制国内钢铁生产规模,避免重复建设,促进国内钢铁工业协调健康地发展,以确保我国国民经济安全、平稳运行。
  银联信分析:
  我国铁矿石供求的基本格局为:一方面是需求持续旺盛;另一方面是供给严重不足。如果在勘探和替代资源方面不能取得突破性进展,我国未来铁矿石资源对国际市场的依赖度将会进一步提高。目前,我国铁矿石进口面临了诸多风险,主要表现在:
  一、资源性商品国际定价权的缺失。中国是世界上石油、铁矿石、大豆等许多大宗原材料的"大买家",却没有大宗原材料的国际定价话语权,要随时无奈承担国际市场投机涨价的风险。在今年6月20日结束的铁矿石谈判中,以宝钢集团为代表的中国钢厂被迫接受了国际三大矿业巨头铁矿石原料19%的提价协议。这无形中加大了国内以钢厂为首的铁矿石需求企业的生产成本,加剧其经营风险。
  二、严重依赖进口,需求增速高于供应增速,形成卖方市场。据我国地质调查局《危机矿山资源潜力调查与评价》报告显示,我国现存的铁矿石等金属矿山,大多数建于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经过几十年的开采,目前已有2/3的矿山呈现老化状态,保有储量严重不足,再加上近些年我国矿产勘查投入逐年减少,造成许多矿山资源枯竭、后备资源接替基地匮乏,国内铁矿石生产企业陷入困境,不得不转而向国外市场求助。
  三、铁矿石进口依赖程度不断提高,已成为我国钢铁业发展的软肋,使我钢铁业以及整体经济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受制于人。风险主要来自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可能面临国际供应商联合提价的考验。国内众多钢铁企业都有铁矿石进口经营权,生产需要迫切,但采购过于分散,而供应商则相对集中,致使国内企业在与国外铁矿石供应商进行价格谈判时处于被动地位;第二,面临远洋运输费用上涨的考验;第三,面临国际霸权主义、恐怖主义和局部战争的考验,一旦与我国铁矿石运输线有关的国家发生政治动荡,我国铁矿石运输线路安全问题不容忽视。
  以上三点原因,都使得我国铁矿石生产企业和下游的钢铁生产企业暴露在风险之中。银联信分析师提醒银行信贷部门,要充分意识到作为钢铁生产基础原料的铁矿石进口中所面临的风险会传递到钢铁生产企业,其风险绝不可忽视。
在线留言

注:请您填写相关信息,以便相关人员第一时间与您联系